2005年每平方公里的海洋表面有超过13000件塑料垃圾,仅仅以生活垃圾中的塑料污染而论

 案例     |      2020-03-08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

昨天下午,中德海洋塑料污染研讨会在岛城召开,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的专家孙承君研究员和曲凌云研究员等跟德国莱比锡大学的韦韧博士和Wolfgang Zimmermann教授就海洋微生物系统如何解决海洋塑料垃圾问题展开研讨。中德双方将进行合作,加强双方技术上的交换和互补。

塑料垃圾的最大特征就是难以降解。当前主流处理方式是填埋、焚烧等,它不仅形成海洋、陆地污染,还能以塑料微粒或化学物质的形式进入人体。鉴于它危害较大,有学者将其形容为“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更有不少团体呼吁取消塑料使用,比如曾有环保人士提倡大家多用纸袋,但纸袋生产工艺更难控制,污染更严重。同样,舆论场上有种颇受欢迎的观点叫“禁塑令”,虽然迎合了一些人的情绪,但也没有看到塑料制品大大丰富了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早已是现代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地理学家马丁·刘易斯在《绿色幻觉》中写道,“很大一部分人相信,人类的社会和生态问题只有靠重返原始的生活方式来解决”,这一论点相对而言并不靠谱。虽然塑料垃圾污染形势确实很糟糕,但一种更妥善的治理方式是变“禁”为“限”,以“疏”代“堵”,在管住污染上下功夫。

说起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塑料肯定名列其中。已有上百年历史的塑料,因其轻质、不溶于水、可塑性强、应用广泛等特点,在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都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但是,塑料工业迅猛发展带来的“白色污染”,也开始让人们头痛。有没有一种可以替代塑料,却又不会造成“白色污染”的材料呢? 近日,海南省多部门牵头,组织十多家企业赴广东考察生物降解塑料生产技术。一直先行先试的海南岛,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再一次走到了前面。 白色污染日趋严重治理工作难以为继 在海口一些村庄的垃圾堆放场,你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一个个装满了各种生活垃圾的塑料袋堆积成山。一阵风吹来,很多破烂的塑料袋和包装袋随风而起,四处飘落。 这些随风飘落的塑料和泡沫制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分解,因此被形象地称为“白色污染”。实验数据表明,塑料在自然中的分解时间在200至400年间,有的甚至达到500年以上。 对于“白色污染”,人们或许已经习以为常,但“白色污染”带来的危害却不容忽视。 据央视《焦点访谈》报道,在新疆的棉田中,地膜残留量平均每公顷265.3公斤,并且随着覆膜年限越长,污染越严重,最严重污染田块地膜残留量高达597公斤/公顷,相当于地里已经储存了10层地膜。 “大量的地膜残留,将影响我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中国农科院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的严昌荣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种子播种之后如果刚好处在地膜碎片上,对发芽有影响,缺苗的现象可能非常严重,导致减产。另外,会影响到水分和养分的运移,对农作物根系的生长也有影响。据测定,残膜污染严重的土壤会使小麦产量下降2%-3%,玉米产量下降10%左右,棉花产量则下降10%-23%。 “海南尽管是热带省份,但农业地膜的使用量同样非常大。”海南省塑料行业协会秘书长周鸿勋说。 据介绍,“白色污染”的另一个源头就是随处丢弃的塑料袋。据统计,我国每天使用塑料袋最高达30亿个,其中用于买菜的就达10亿个。以我省居民为例,吃快餐打包都要拎上几个塑料袋,最后这些塑料袋都变成了“白色污染”的源头,最终成为环保“痼疾”。 据周鸿勋回忆,多年来,海南一直在为消除“白色污染”而努力。早在2000年,省政府发布《关于消除白色污染的决定》,明确提出从2000年5月1日起,禁止销售和经营中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包装袋。2000年,海口市人民政府也以政府令的形式发布实施了《海口市一次性塑料制品污染防治办法》,并于2002年12月进行了修订。 但由于立法滞后,缺少相关的具体处罚条款,治理“白色污染”在实际操作中一直不能有效地执行。立法的滞后,使“海南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包装袋”政策几成“一纸空文”,治理工作基本处于停滞与半停滞状况。 塑料制品融入生活新替代品应运而生 1907年7月14日,美籍比利时人列奥·亨德里克·贝克兰注册了酚醛塑料的专利。《时代》周刊将贝克兰称为“塑料之父”。 “一百多年来,塑料产业的发展由无到有,由小到大,可谓十分迅猛。如今,它已是人们生产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一种材料。”海南省塑料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我国是世界十大塑料制品生产和消费国之一。 不过,塑料工业的迅猛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严重影响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生活环境。如一些农用土地因废弃地膜的影响而开始减产,废塑料引发的“白色污染”开始让人们头痛,塑料餐盒无法有效回收,生活用塑料垃圾难以处理……塑料废弃物剧增及由此引起的社会和环境问题,摆在了人们面前。 面对日益严重的“白色污染”问题,人们迫切希望寻找到一种能替代现行塑料性能,又不造成“白色污染”的替代品,生物降解塑料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打破了不可降解的化石塑料一统天下的局面。 据悉,生物降解塑料的主要原材料为生物淀粉,生产过程能耗小,碳排放量低。而且,生物降解塑料能够在90天内通过微生物降解,成为有机肥料,参与生态循环。 这种新型降解材料的出现,令各国政府和科学家看到了彻底解决“白色污染”的希望;也将为钢衬塑防腐应用的推广带来空前的发展。

孙承君研究员表示,中德双方希望通过本次交流、互访,共同开展针对海洋塑料污染与微生物生态系统的科学研究,增进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和莱比锡大学生物化学研究所彼此之间的相互了解与信任,加强双方技术上的交换和互补,特别是为充分了解双方国家研究和科研体系、最大化利用对方卓越的科研基础设施以及共同利用类似黄海近海海域这样的独有研究场地提供了方便条件,也为以后开展更长期有效的国际交流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从项目内容角度,针对黄海塑料垃圾污染现状,双方合作开展塑料污染物表面菌膜生物多样性的分析以及潜在的聚酯水解酶的功能基因筛选研究,为评估在自然条件下海洋微生物对聚酯塑料垃圾的侵蚀以及潜在的降解可能性打开新的视角,也为减少海洋塑料污染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挑战提供新的思路。海洋微生物尤其是放线菌类的多样性将为分离筛选全新的聚酯水解酶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也为海洋微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开发与在生物化工领域的利用提供新的参考。

日前,一篇题为《外卖,正在毁灭我们的下一代》的文章在朋友圈流传开来。该文指出,随着外卖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塑料污染也日益严重。数据显示,我国外卖用户规模达6亿,2016年在线外卖用户消费频次每周消费3次以上的用户占比高达63.3%。这意味着每周最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4亿个塑料袋,以及4亿份一次性餐具的废弃。叠加计算,全国每天产生的外卖垃圾大约超过350吨。

德国莱比锡大学的韦韧博士表示,在众多海洋塑料污染物中,主要成分为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的各类食品包装占有很大一部分比例。 2013年PET占全球塑料产量的6.9%。“海洋微生物系统对整个海洋生态系统的稳定性、能量流动以及整体生物地化循环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人类活动所产生的塑料污染物对海洋微生物系统所造成的影响也会进一步影响整个海洋生态系统。”孙承君研究员说,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研究中心关注黄海生态和海洋微生物研究三十多年,从黄海等海区分离获得了丰富多样的微生物资源,建立了我国近海海洋微生物资源库。通过对菌种功能筛查和定向研究,将所整理的资源分为生态环境益生菌 、潜在药源菌、环境污染修复菌等类群并将资源信息上交国家海洋微生物资源平台。这些在海洋微生物方面研究的经验和资源将为未来和德国学者在这个领域展开进一步的深入合作提供坚实的基础。

上述数字的确触目惊心。不过,若要将“垃圾围城”归结到外卖身上,恐怕免不了“标题党”嫌疑。多项研究指出,仅仅以生活垃圾中的塑料污染而论,外卖塑料垃圾占比并不算高,和它类似的还有快递、衣服、家居,甚至鼠标、键盘、手机等各种用品。其中,每种生活方式换算成数字都不可小觑,以快递为例,光是打包快递一年使用的胶带总长就有3.3亿卷,不可降解塑料袋约68亿个。倘若扩大到所有生产、生活场景中,这些数字惊人的程度还要翻几番,如人们通常认为污染严重的塑料袋只占塑料制品产量2.4%,而食品或物品包装袋、农用薄膜等却占到15.7%,等等。罗列出上述种种现象,是因为以外卖这种现代生活方式为切入口,可以观察到一个宏大而重要的命题,即在当今时代,塑料垃圾仍然是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一大“元凶”。

中德双方共同开展科学研究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