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国建筑总面积将达到700亿平方米,是在华夏幸福工业区内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

 走进新葡     |      2020-02-09

近年来,海盐正进行着一场大规模的“绿色运动”,越来越多的企业厂房顶上安装了光伏板,农村居民房顶、碧波荡漾的鱼塘上,成百上千的光伏板整齐划一地排列着……光伏产业在这片土地上积极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其中,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是这场“绿色运动”的中坚力量。起步至今,“奥力弗”一路成长,从最初的组件封装,到涉足光伏产品的研究、开发、设计、制造以及发电系统的安装,公司不断壮大,产能不断提升,正昂首阔步向着光伏全产业链方向迈进。从服装到光伏在摸爬滚打中不断壮大2008年,海盐新兴制衣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许敏良决心转型,他在考察了多个行业后,最后将眼光定在了太阳能光伏产业,这成就了后来的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光伏产业是个朝阳产业,它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我很有信心。”许敏良说。2008年下半年,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随后,公司厂房顺利建成,正式投入使用……正当许敏良全身心投入到光伏产业,决心铆足劲大干一场的时候,美国、欧盟纷纷对中国光伏产品发起了“双反”(反倾销、反补贴),给了全国光伏企业狠狠一击。“刚刚采购完产品,生产后价格马上下跌,比成本还低。”许敏良遭受了巨大困境,这是他在开始之初始料未及的。怎么办?“奥力弗”硬生生闯出了一条路:以品质做保障,为客户量身定制产品,满足客户的多种需要,通过精心设计、严格质量控制体系、完善生产工艺,光伏组件销往全国各地,并远销欧洲、美国、加拿大、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2015年,公司更是进行了大手笔的“机器换人”,配备国内顶尖全自动流水线生产设备和尖端检测仪器,将劳动力全面解放出来,生产能力也大大提升,公司组件年产能从2013年的50MW增长至2015年的250MW。瞄准市场空白走企业自己的发展之路早期,“奥利弗”接到过一张意大利的单子,客户要求光伏组件为多晶硅,但当时国内采购很难,最终公司错失了一笔大单。在许敏良的发起下,2010年他与几个合伙人共同成立了浙江中晶新能源有限公司,生产太阳能多晶电池片,这也为他的全产业链王国奠定了坚实基础。在公司成立之初,许敏良就对市场进行了充分调研,他脑子里有着清晰的光伏产业版图:“大公司造大屋顶,我们可以瞄准中小屋顶,包括一些小厂房以及家庭屋顶,这是市场空白,还有很大的一块蛋糕可以做。”2015年8月,嘉兴奥力弗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成立,致力于光伏发电系统设计、安装、技术咨询,目前已成功建成多个工厂和家庭电站。数据显示,奥利弗电力工程公司的太阳能光伏组件使用占到奥利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20%左右。至此,“奥利弗”的光伏全产业链基本形成。去年底,“奥力弗”与海盐县信用联社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推出“洁能贷”,为家庭用户建设光伏发电系统提供金融支持,大力推广家庭光伏电站。与此同时,通元镇的五金渔光互补项目顺利竣工,这也是全县首个渔光互补光伏发电项目。“目前,公司发展已经步入正轨,接下去我们计划成立新的子公司,对新建电站进行运营和维护,将终端产业做好,打通未来发展道理,助推企业实现新一轮跨越。”许敏良表示。

近日,国家能源局提出,分布式光伏2014年拟新建6GW,2015年累计装机20GW,远超出市场预期。同时,光伏上市公司三季度业绩集体反转,也显示行业已明显回暖。

图片 1

图片 2

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昔日推崇的“嘉兴模式”一度被视为全国各地推广分布式光伏的范本。但很意外,在2015年1月15日举行的“农村分布式光伏发展商业/融资模式探索研讨会”上,一向“敢于说话”的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与国际合作研究中心主任李俊峰则炮轰这一“高补贴”。“我特别不看好能源局推崇的‘嘉兴模式’。”李俊峰说,因为这是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又增加若干层次的补贴,“烧钱式高补贴”维系的是“面子工程”。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调研备受争议的“嘉兴模式”,发现这个以“高补贴”的推广模式一方面极大地调动了投资商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烧钱式高补贴”确实也难以为继,“2014年建设项目按照一次性装机容量1元/瓦的补贴模式,已经全面结束了。”何为“嘉兴模式”  “嘉兴模式”发端于2012年,浙江省彼时提出要力争在3至5年把嘉兴打造成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国光伏科技城。  浙江省发改委、能源局去年初下达了2014年光伏发电计划规模为1347MW的目标,其中嘉兴以270MW的规模位居全省首位。  嘉兴市政府也出台了《关于促进分布式光伏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建设国家级光伏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国家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等目标。  投资10亿元、占地14.2平方公里的“中国光伏科技城”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开建的。目前,位于嘉兴城区西北方向的嘉兴光伏高新区建设火热,“努力创建中国光伏科技城”的广告牌随处可见,园区主干道加创路沿线的大部分工业厂房屋顶已被蓝色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组件覆盖。  截至2014年12月20日,光伏高新区首批61兆瓦项目顺利推进;其中已有并网项目18个、共计31.18兆瓦,在建项目7个、共计6.4803兆瓦,即将开工的项目2个、共计1.88兆瓦。  “嘉兴模式”的核心在于“四个统一”,即统一资源收集、统一开发模式、统一资源利用、统一电站管理。光伏高新区范围内的厂房屋顶资源,都由嘉兴光伏高新区管委会光伏办具体负责分配,为入驻投资商提供一站式服务。  “通过集中摸排,开发区约有120万平方米的厂房屋顶资源,其中100万平方米的可利用屋顶的总装机容量在100兆瓦左右。”嘉兴光伏高新区光伏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为实现这一目标,嘉兴已然将单个屋顶有效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的新建民用建筑都算在内,更遑论工业厂房。  “管委会提前与园区内企业签订安装光伏电站协议,并作为见证方与屋顶企业、项目投资方签订三方协议,整体掌握、统筹安排屋顶资源,再根据投资方的实力去分配资源。”光伏办负责人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投资商争夺屋顶资源出现恶性竞争。  具体操作中,嘉兴高新区光伏办还采用鼓励屋顶资源业主自建、租赁屋顶资源建设、合资参股建设及EPC合作(代建)等多种模式,牢牢地把屋顶资源业主、投资商和管委会利益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另外,为了解决电费结算问题,由秀洲区国资局所属的嘉兴市秀湖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专业运维公司,为园区内光伏电站提供运维、电费结算等服务,同时收取0.02元/千万时的统筹运维基金。  “园区政府由此也分享到了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推广收益。”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高补贴”难以为继  据记者了解,“嘉兴模式”享受国家、浙江省、嘉兴市、嘉兴光伏高新区的四重补贴。其中,国家标准按照发电量补贴0.42元/千万时,补贴年限为20年;浙江省补贴20年,前三年按照0.3元/千瓦时,后17年按照0.1元/千万时;嘉兴市补贴标准为0.1元/千瓦时;嘉兴光伏高新区则是按照装机容量给予1元/瓦的一次性补贴。  根据浙江省《关于下达2013年光伏发电项目计划的通知》,嘉兴光伏高新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一期共计61兆瓦。按此计算,仅是嘉兴光伏高新区,就需补贴6100万元。  记者获得的多份已经投入运营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投资回报周期计算表显示,得益于“高补贴”,在嘉兴投资分布式光伏电站,投资回收年限平均是6年,对一些技术先进企业甚至更短。

在行业渐暖的影响下,记者梳理发现,近期光伏行业上市公司纷纷加大投资,而部分非光伏企业也积极加入光伏产业链中,欲从中分一杯羹。

作为建筑节能最重要的应用形式之一,光伏建筑一体化(BIPV)正在从概念走向落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将光伏组件与建筑材料融于一体,对于光伏产业和建筑行业是双重利好,并在此过程中掀起了一场绿色发展的新革命。

蚌埠市高新区的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正对着大门的一栋造型别致的建筑引人注目。墙体与“黑色玻璃”相互融合,勾勒出建筑的独到韵味。如果不是事先有所了解,你很难想象眼前的这栋楼竟然是一栋不折不扣的“绿色”建筑。看似寻常的“黑色玻璃”,其实是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上线生产的省重点项目——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这些“黑色玻璃”,满足生产车间和办公楼空调及照明系统的供电绰绰有余。

密集签单

杭州某户用光伏瓦项目

据埃森哲全球市场预测报告显示,到2020年,全球薄膜太阳能可开发市场规模为114万亿元,中国市场将超过20万亿元。瞄准市场需求,凯盛科技集团总投资100亿元,计划在蚌埠建设10条150MW(兆瓦)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线。目前,一期项目2条150MW生产线已经实现量产。

华夏幸福近日公告,旗下子公司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华北分公司合作开发建设分布式光伏能源项目。据悉,该项目投入达60亿元,是在华夏幸福工业区内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总规模约600MW,其中首期60MW。

据国家住宅与住宅环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推算的数据:

“高科技+新材料”

华夏幸福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公司把握未来分布式能源发展趋势,最大化发挥产业新城潜在收益的战略实践,同时能够为公司后续开展更多分布式能源合作起到示范效应。

2020年我国建筑总面积将达到700亿平方米,其中可利用的南墙和屋面面积为300亿平方米,按照可用面积的20%用于安装光伏系统计算,届时可安装光伏的建筑面积约为60亿平方米。

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具有“早起、贪黑、中午不打瞌睡”特点

此外,林洋电子近日也与江苏华电南通通州湾项目筹备处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规划建设总计500MW的光伏电站项目,其中包括300MW滩涂渔场的风光互补光伏电站项目,200MW分布式屋顶光伏电站项目。这也是林洋电子光伏电站业务开始逐步实现的一个信号。

根据每20平方米安装1kW光伏系统进行计算,2020年建筑光伏最大装机容量可高达3亿kW。

7月3日,记者走进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车间,厂房宽敞明亮、现代化设备错落有致,灰色的地面、白色的厂房架构,红色的标语和黑色的管线整整齐齐、极具线条感,在厂房内行走几乎看不到灰尘。

此外,记者还发现,近日已有多家光伏公司公布签单信息。例如,日前拓日新能称与西安天虹电气有限公司签署了3.08亿元太阳能组件购销合同;东方日升也与宁波宁电新能源开发公司签订了《75兆瓦光伏电站合作建设框架协议》;向日葵则签订8400万元20MW太阳能组件购销合同;阳光电源与枣庄市北庄镇政府签订20MW光伏电站开服协议等。在上市公司频繁的签单中,行业复苏迹象已渐现。

按中东部地区年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200小时,则2020年建筑光伏发电量约为3600亿kWh,约相当于4.5个三峡电站的全年发电量(按三峡电站2013年全年发电量828.27亿度计算)。

上片、清洗、激光刻线、镀膜、热处理、效率测试、产品检测、组建包装……经过20多个环节,成型的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模组精准地被放在指定位置上,整个生产线上仅有几名工作人员盯着电脑查看参数。 “这是一个自动化、智能化和数字化的生产线,产品在制造过程中会经过很多次的检测。 ”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昌华调侃道,“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就像一块夹心饼干,上下各一层玻璃,中间是电池膜层。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对技术的要求很高。 ”

近日,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在第五届中国国际新能源大会上透露,国家能源局将在11月推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办法》,解决分布式光伏发电的融资问题,确定分布式光伏的适用范围以及各省建设规模。而这无疑给予了产业资本进入光伏产业不少信心。

青海省国投大厦建筑光伏一体化项目

据了解,凯盛光伏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是中国建材集团所属凯盛科技集团推进实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一期2条150MW(合计300MW)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线投资20亿元,于2017年在蚌埠建成投产,2017年8月工艺设备开始陆续搬入、安装、调试,同年10月第一片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在凯盛光伏材料有限公司成功下线。目前,月投片量30000多片,预计年底实现产能120MW,明年4月份达到300MW产能。项目全部建成后将达到年产1.5GW(吉瓦)的生产能力,成为全国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薄膜太阳能电池研发与制造基地。

中信建投分析师徐超认为,光伏板块的大部分个股在第三季度实现了扭亏,业绩拐点已经出现。光伏行业经历了两年多的洗牌,目前已经迎来了曙光,优势企业将迎来新一轮的景气周期。

光伏建筑应用主要适用场所不仅仅是各类建筑物(如城市和农村的建筑屋顶、高耗能企业厂房等),还有公共设施和构筑物。可广泛适用于住宅、商业大楼、学校、医院、机场、铁路站台顶棚、公交车站顶棚以及工厂车间的屋顶,同时还可作为建筑结构的功能部分,取代部分传统建筑构件如屋顶板、瓦、窗户、建筑幕墙遮雨棚等,形成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即发即用满足电力用户的部分用电需求,降低建筑能耗。

走过生产线,来到组建装包下线车间,一块黑色薄膜太阳能电池“站在”地上,电池顶部灯光闪烁。 “不在室外也能发电? ”记者问道。

正是在对行业未来趋好的预期下,不少非光伏上市公司也纷纷上马光伏业务,以期能赶上这一轮景气周期。

今年4月,工信部、住建部、国家能源局等6部门联合发布《智能光伏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其中就安排开展智能光伏建筑及城镇应用示范。

“这就是优势所在。 ”王昌华告诉记者,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具有“早起、贪黑、中午不打瞌睡”的特点,不仅吸收光谱波长范围广,发电稳定、转换率高,还可以保持长期工作不衰减。